未来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建筑?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09 16:29   3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未来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建筑?

  卡尔加里中央图书馆,建筑师:Snhetta、 DIALOG,地点:加拿大, 卡尔加里

  未来,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建筑?历代建筑师均通过自己的实践,在各个时期给出了不同的答案。近日,由美国建筑师协会(American Institute of Architects,以下简称AIA)所公布了2020年建筑 设计奖的8个项目,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对未来的建筑模式做出了非常有价值的探索,并强调了建 筑空间是如何通过设计来改善我们未来的生活方式。

  当下与传统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在日常生活的各个层面,我们有意无意地在延续传统文脉,又需要在适应性方面做出创新与发展,建筑亦是如此。卡尔加里中央图书馆、吉首美术馆及希瓦吉国际机场2号航站楼分别从城市及文化的角度在建筑的层面做出了当下与传统对话的尝试。

  卡尔加里中央图书馆,建筑师:Snhetta、 DIALOG,地点:加拿大, 卡尔加里

  2018年11月,Snhetta事务所和DIALOG事务所联手设计的卡尔加里新中央图书馆正式向公众开放。该图书馆是北美最大的图书馆之一,位于加拿大卡尔加里得前棕地填充场。总体设计的出发点 是将该图书馆作为城市的公共客厅以期与周边复杂的城市环境完美融合。巨大的曲线型入口与建筑形态及室外露天剧场完美结合,巨大的阶梯从建筑四周向图书馆中心汇聚,旨在引导人们从不同的方向与建筑空间产生互动。建筑表皮采用极具标识性的六边形模块与三层玻璃幕无规则排列包裹而成,这种标识性视觉效果同样在图书馆内部也得到了延伸。图书馆的入口被刻意地设计靠近经过该 建筑的轻轨,同时轻轨被作为两个领域之间的分界线。周到、巧妙的构思设计,让该图书馆在近来的使用过程中得到了社区的广泛认可,重新激发了卡尔加里的本土文化以及社区的学习精神。

  吉首是一个有着上千年历史的文化古城,现存的古建筑可追溯到明清时代,新建的吉首美术馆横跨当地的万荣河,以传统的廊桥形式出现,将河两边的古城牢牢锚固在一起,下层以开放的廊桥功能为主,二层打破了传统单一的廊桥形式,代之以美术馆的功能而呈现。下层钢构架的跨河弧度接近还原了赵构桥的古典弧度,两排桁架之间为行人提供了一个传统的弧面通道,以连接河流两岸,二层为中心展览空间,桥头两端设有补充空间,包括商店,茶馆和行政办公室等。该项目的重点是将功能与形式,传统与创新均完美地融合于此项目,给传统与单一的城市空间注入全新的开放性元素。

  孟买作为印度的金融中心,机场的航空运输量也在日益增长,为了适应发展的变化需要采取大胆的解决方案。一个呼应了国家传统和城市精神的新航站楼很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由于选址与周边环境影响的因素,建筑师将平面设计为X形,这也很好的解决了传统航站楼指廊过长的问题,同时最大限度地增加了飞机停放的面积。大跨度的混凝土和复合钢结构为室内提供了灵活的使用空间,从屋顶通过柱子及墙面一直延续到地面装饰面板,对印度传统图案做出了很好地呼应。孟买新航站楼的设计不仅充分体现了最新的建筑科技,也最大限度地展现了当地历史及文化,同时提醒来往的客人以新航站楼为基点,重新审视当地的传统文化。

  建筑的可持续性是自然、社会可持续性的建筑延伸,明尼苏达州国会大厦的修复是以历史建筑为基础,让建筑及该建筑所承载的文化能得到健康可持续的发展;Ed Kaplan创新和技术创业家庭 研究所的设计是利用现代技术工艺,将建筑能耗 进一步降低,为自然环境的可持续性做出直接的贡献;而富德公馆的可持续性则来自于对当地社区生活方式的传承与保留。

  在经历了该地区100多年严酷的冬季之后,明尼苏达州议会大厦面临着大量的水渗、危险的石材结构等状况,迫切需要进行彻底的修缮。原建筑被公认为是1898年至1904年之间建造的吉尔伯特级杰作,由于各种原因,修缮工作被长期拖延, 在经历了长达6年的维护修缮后,项目于2017年终于完工,且投入使用。为了最大限度地恢复原有建筑的历史面貌,团队对建筑物内的每个区域都采用了不同的处理方法,根据建筑的完整性和 剩余的历史材料来指定其重要性。项目的难点在于既需要保留、修缮历史建筑,又要改善建筑的 功能以适应当下的工作环境需求。设计团队在创新解决方案和高影响力的干预措施之间取得了平衡,巧妙的将现代系统无缝融合到现有的历史 建筑结构中,正如评审委员会所说的:这是一个遵循所有教科书的修缮保护设计步骤的大师级建筑保护项目—— 代表历史研究、项目管理、设计、系统集成等方面的最高水平。

  新建的Ed Kaplan创新和技术创业家庭研究所位于历史悠久的伊利诺伊理工学院校园的中心,该建筑在众多的限制条件之下围绕两个庭院向四周展开,庭院四周通高的玻璃外墙将光线最大限度地引入室内,使用者可通过这两个庭院进入各个建筑单元。建筑在外观上清晰地分为两层,且以含蓄的姿态匍伏于大地。创新中心的设计本身是 创新的,在可持续性方面也具有前瞻性,二层的建筑表皮被ETFE箔垫所包裹,且箔垫重量仅占玻璃重量的1%,同时它为建筑营造出了轻盈动感的立面效果,整个箔垫立面均由自动化系统所控制,可实时适应气候的变化,二层周边的悬挑空间为首层提供了良好的遮阳效果。研究所的内部空间是更具创意的流动与层叠空间形式,以促进 各部门之间的自由联系及交流,自2018年开业以来,研究所受到了使用者的一致好评,目前它已成为最受教师及学生欢迎的校园建筑。

  富德公馆地处伦敦的科文特花园地区,包含了部分旧建筑的改造和翻新,以及新建若干公寓楼,周边为各种风格的历史建筑。历史街区与紧张的 用地对项目提出了不小的挑战,建筑师通过巧妙的构思设计,将对该街区原有建筑文脉的冲击降至最低,同时为周边社区让渡出部分的公共空间以提高该社区的社交机率,因此,项目为露天咖 啡馆、市场摊位及街头表演均提供了宝贵的场所,新旧建筑被若干大小不一的室外公共空间及街道缝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完整且延续原有城市肌理的崭新社区。立面的手工制砖和钢框窗户呼应了附近威斯敏斯特消防局的旧仓库,但在大小和比例上体现了完美的现代风格。凸窗的不对称排列让人想起以前市场上堆积的水果蔬菜箱,这在拐角处形成了醒目点睛的建筑风格。

  从雅典卫城到中世纪的哥特式大教堂,建筑一直被视为承载人类精神的空间场所,在建筑发展的过程中,它所反映的精神特质也在随着人们社会认知的变化而变化,蒂沃利花园与格兰斯通博物馆所反应的便是自然所赐予我们的诗意,建筑从大自然中提取灵感,将和平与宁静反哺与我们。

  蒂沃利花园的历史可追溯至1844年,为原蒂沃利花园的边界。新建筑面积约8547平方米,功能包括酒店、餐厅和零售。项目的设计与城市原有的花园与护城河产生了双重性共鸣,靠近城市街道一侧充满生气和热情的玻璃曲面反应了蜿蜒的护城河形态,精致的曲面玻璃施工工艺完美地映射着周边的历史街景,放大了城市的生活动态, 也吸引着行人进入建筑空间。建筑另一侧则利用 逐层收进的绿植露台,大胆呼应了蒂沃利花园生 态自然的精神。

  扩建后的格兰斯通博物馆是一座面积达20.4万平方英尺的建筑,周围是经过翻新的景观,它将博物馆主体掩盖其下,主体之上十个大小各异的展览空间展示着各类艺术家的作品,其中较大的一个空间作为博物馆原有藏品的库房使用。在主体正中,建筑师设置了一个中央水场,其中种植了睡莲、鸢尾和水草等,为博物馆创造出了可随季 节而变化的中央水场动态景观。散落于被绿色植被所覆盖的主体空间之上的十个展厅形象,来源于当地传统的社区聚落概念,且每个房间都有引 进自然光的条形天窗,展览空间可从上方得到平衡的光线,这使得每个展览空间的光影运动能全天转移,随着季节的变化,其中的展品也能表现出微妙的变化。